120个回望:纪念高考恢复40周年
解密之书,还原事实本来面目,重新梳理、首度披露当年高考史实,揭开尘封已久的往事。 历史之书,回望40年前的高考,本书写下的是个人的经历,同时也是国家在转折年代的注脚。 人生之书,120个生命故事,120种冷暖自知。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毅力、勇气和勤奋,依然赋予我们力量。
  • 作者:祝毅
  • 定价:68.00
  • ISBN:9787213084744
  • 出版时间:2018年01月
  • 字数: 43.3万装帧: 平装印次: 1开本: 16
  • 媒体推荐

      每一个时代都有各自的机遇,都有各自的精神,都有各自的记忆,但有一点是共同的,那就是永不放弃的进取精神,用努力来改变人生、创造未来。我已年近90,真希望通过77级、78级这个特殊群体的记忆告诉所有年轻人,你们的人生同样可以灿烂辉煌!
      ——浙江省政协原副主席,原杭州大学党委书记、校长薛艳庄
      40年前发生的这个伟大历史转折,既要有国家层面高考决策过程的宏大叙事,也要有民间社会当年亲历者的倾情讲述。宏观叙事和微观表达相互印证,这段历史才更加完整,更加厚重,也更加真实。
      ——浙江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局长寿剑刚
      我们的编委们有一个梦,这个梦就是:当50年甚至100年以后,大学讲台上的老师讲到中国的这段历史时,他会对底下的学生们讲:要了解那时这段历史,你们可以去看看当年杭州大学学子写的一本书,这本书叫《120个回望》。
      ——本书主编,杭州农副产品物流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祝毅
      这是40年前的芳华。
      ——杭州日报
      40年来,高考一直伴随并深刻地影响着我们,改变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命运。你我都曾曾是“高考”千军万马中的一员。这条路,浸透了几代人的泪水、欢笑,写满了青春记忆。
      40年前的高考,他们披星戴月,突破重重险阻,奔赴寒冬的考场;40年后的今天,愿你如他们一样,心里有火,眼里有光。
      ——都市快报

  • 编辑推荐

    解密之书,还原事实本来面目,重新梳理、首度披露当年高考史实,揭开尘封已久的往事。
    历史之书,回望40年前的高考,本书写下的是个人的经历,同时也是国家在转折年代的注脚。
    人生之书,120个生命故事,120种冷暖自知。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毅力、勇气和勤奋,依然赋予我们力量。

  • 内容简介

    77级、78级大学生是时代转折的重要符号,是不可复制的一代,是2000多万考生中通过“独木桥”的幸运者。
    时代的风云际会,把这批阅历不同、年龄参差的青年聚拢到一个群体中。
    40年后,回望当年那场改变命运的高考,他们写下深藏在心底的故事,汇聚成一个特殊群体的历史记忆。

  • 内文详情

    77、78级大学生的历史履痕
      陈侃章
      时光虽然任性,但还是没有把77、78级大学生轻抛。不管是其中“红的樱桃”,还是“绿的芭蕉”,都镌刻在厚重的年轮里。特别是近几年,电影电视、书刊网媒,反映这两届学生的作品犹如“千树万树梨花开”。然而时光又是如此无情,不经意间,就把这两届年龄悬殊的考生照进了人生斜阳——有些已含饴弄孙,有些将届退休,年龄最小的亦从知天命向耳顺迈进,挥斥方遒的岁月与这两级学生渐行渐远。
      由于77、78级考生是时代转折的重要符号,是不可复制的一代,所以相当多的作品聚焦于这两届学生种种的不易与成功,可谓喝彩声一片。然谈及他们的不足及两级学生同与不同的文字,似未见到。本文试图从这一视角,以一个亲身经历者的遭际,为记录中国现代史者提供若干细节,并求教于识者。
      一、两级学生的相同
      77、78级考生绝大多数被十年“文化大革命”所耽误,来源庞杂,经历丰富,志趣广泛。既有上山下乡的城市知青,也有面朝黄土的农村青年,工农兵学商,各种成分都有。他们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,栉风沐雨,受冻挨饿,经历过世态炎凉。是时代的风云际会,把这批阅历不同、年龄参差的青年聚拢到一个群体中。
      这两届学生是从2000多万名考生中筛选出来的,是通过“独木桥”的幸运者;骤然之间,他们从社会的底层变成了令人称羡的“时代骄子”。他们因为饱尝过失学的痛苦,深知机会来之不易,加之服膺“书山有路勤为径”的古训,晨曦诵读,挑灯夜战,是十分普遍的现象。我有个同级室友,总是早晨6时左右出门,晚上11时左右归舍,四年下来,几乎如此。这样的执着,既有自我期许,又负有家庭和社会的重托。倘有心人能将这两届学生的刻苦攻读景象汇集,应当是中国科举史上一部“春天的故事”。
      还别有一景的是,这两级学生的年龄跨度非常大。1966年至1978年的13届高中生,都有代表会聚于此,大的30多岁,小的十五六岁。有兄弟、姐妹、叔侄、师生、夫妻、妯娌同年考入,入校读书的序列完全被打乱。而这一序列的打乱,完全得益于邓小平的坚持。1977年9月6日,邓致信华国锋、叶剑英、李先念、汪东兴,说今年“招生问题很复杂。据调查,现在北京最好中学的高中毕业生,只有过去初中一年级的水平(特别是数学),所以至少80%的大学生,须在社会上招考,才能保证质量”。并附上刘西尧关于教育工作几个问题的汇报(《邓小平年谱》第195页,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)。于是各个年龄段的大学生聚集一堂,有饱经风霜的,也有风华正茂的,还有稚气未脱的,各色脸庞济济于同堂,成为十分罕见的历史画面。笔者所在班级发生了这样的真实故事:1978年10月,78级新生报到,77级一位17岁的同学,与其他几位一起,举着“新生报到处”的牌子到杭州火车站迎新。未几,一个熟悉的身影迎牌走来,两人大眼瞪小眼,一时无法反应过来。原来,他接到的新生竟是他的中学老师,一位出生于20世纪40年代末期的“老三届”(指66、67、68届中学毕业生)!河北师范大学则别出心裁,把录取在1977级数学系的66、67届高中毕业生,单独编成一班,戏称“老头、老婆混合班”。呵呵,这种别开生面的喜剧,只能由那个时代制造。
      无疑,恢复高考以后的这两级考生的成才率很高。77级于1978年2月至3月入学,1982年1月至2月毕业;78级于同年9月至10月入学,1982年7月毕业,相差仅七八个月。毕业那年,国家百废待举,各个岗位都缺人,社会对这两级学生翘首以待,他们就此成了“抢手货”。加之他们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意识,适逢施展才能的广阔舞台,因而大多成了各行各业的中坚乃至栋梁。如果排列其中成功者的姓名,不啻是一个亮丽华彩的方阵,世称“77、78级现象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