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可以晚点再谈喜欢和爱
张春主编“犀牛故事”原创作品集,23个感动人心的故事,23种令人遗憾又释怀的爱情。我们渴望相爱,也不惧怕离别。
  • 作者:犀牛故事
  • 定价:39.80
  • ISBN:9787213081118
  • 出版时间:2017年10月
  • 字数: 21.5万装帧: 平装印次: 1开本: 16
  • 编辑推荐

    张春主编“犀牛故事”原创作品集。从上线之初,犀牛故事app多次蝉联苹果商城“*美应用”,国内优质原创内容平台之一,汇聚十万故事家和超过一亿字的好故事,在这里,在好故事里相遇。

    蔡要要、半岛璞、阿绿、谢青皮、苦手等多位畅销书作者共同联手创作。关于你的,我的,关于爱与被爱的故事。

    23个感动人心的故事,23种令人遗憾又释怀的爱情。给所有对真爱始终怀有美好信念的人们找到一个爱的出口。


  • 内容简介

    《我们可以晚点再谈喜欢和爱》是张春主编“犀牛故事”原创作品集。

    他们在偶然相逢,开启温暖的记忆。他们又蓦然失去,留下哀伤的回想。

    这本书收录了23个感动人心的故事,23种令人遗憾又释怀的爱情。

    这些或清醒或深情的文字,给所有对真爱始终怀有美好信念的人们找到一个爱的出口;

    对陷入情感困惑的人们,这本书或许可以帮你找到自我救赎的力量。

    我们渴望相爱,也不惧怕离别。

    假如有幸遇见,假如不幸分离。

    愿我们在更远的未来,都能好好的。


  • 作者简介

    犀牛故事,国内优质原创内容平台之一,汇聚十万故事家和超过一亿字的好故事。无论是你的真实人生,或是你的天马行空,都会被认真对待。在这里,在故事里相遇。犀牛故事APP主编,现居厦门。

  • 内文详情

    两个人的生活比一个人的生活多了什么

    作者:小邵东


    恋爱五百天后,他终于把工作从北京换到了厦门,一个人带着六个箱子,把身家从待了五年的北京打包到厦门,开始了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生活。

    我十分地不习惯。

    他瘦,因为胃不太好,不容易吸收,178公分的个子只有110斤。我胖,最胖的时候到了130斤,最近拼命运动才减到和他一样重,稍微吃个晚饭就比他重了。所以我们俩对食物的喜好和需求完全不一样,我要吃没有主食的清淡减肥餐,而他总是说没有米饭和炒菜他就不吃了。他要在家吃饭,我就不得不每天先做一份饭菜给他,再做一份低卡的给自己。衣服也一样,从洗到叠到挂烫,工作量全都翻番。

    他上班早出晚归,工作日我们只有晚上9点以后才有时间在一起,那段时间正好是我出门锻炼的时间。可他忙了一天,那时候只想在沙发上躺着。我想让他陪我出门锻炼,他想让我陪他在家看电影,总得吵五个来回,最后,他躺他的,我走我的。

    虽然我一到厦门就租了两居室,方便以后他要过来。但是等他真的搬进来,突然发现家里要再塞下一个人,很挤。最气的就是写字台,我弄得好好的,他一来就把电脑摆上去了,每天堂而皇之地在我精心挑的座椅和写字台前加班,还哼哼着说:“反正我看你也没在用嘛!”我是不怎么用,但是不代表我就很高兴看你用啊!而等我需要用的时候,只能在沙发上蜷缩着,把电脑摆在肚子上。我,本来可以成为一个作家的!都怪他!

    我本来特别随性特别自由的生活也开始凭空多了一张嘴管我。“能不能收一下鞋子?”“晚上能不能别在沙发上睡觉?”而我,多窥探了一个人的生活,也忍不住指手画脚:“这个不脏啦!别那么龟毛!”“可以打孔的!你这个处女座!”“你能不能记着把垃圾带下去?”

    哎,苦苦等来的属于两个人的生活,比一个人的生活麻烦多了。

    可是又有很多事,突然提醒你——“咦,你不是一个人了!”


    上一次,我们有事临时去了一趟广州。回程从厦门火车站出来的时候,非常疲惫。一天往返广州厦门,中间逛了街参加了一场活动,累到崩溃。要是有人和我说你现在可以躺着,我是可以在地上睡上起码五个小时再做别的事情的。已经十一点多了,火车站门口的那条马路还堵得和屎一样,车子一个挤着一个艰难地挪动着。空气里是看不见的一层层热浪,不管我喜不喜欢,都直往身上扑。一开打车软件,家家的价格都在往上调,虽然钱是小事,但是你感觉一切真实的虚构的都在向你压迫:乱,这一刻真乱。我心里想了一万种路,要怎么解决眼前这个困境——是走到下个路口再打车?是往回走到人少的地方打车?是加价叫车然后让师傅开到附近不堵的路上等我们走过去?最终我却坐到了路边一个椭圆的路障上,紧紧抱住另一个人的腰,把头靠在他的身上,借了一点力,闭上眼让自己慢慢放松下来。任由他去看手机看导航给师傅打电话,同时还用一只手轻轻拍我。

    又有一次我们去成都玩,回来特别晚,到家把东西都抖落到沙发上就去睡了。第二天早上醒来我突然就想起来我的帽子。那是一顶橙色的帽子,帽子上绣了一只可爱动人的冰淇淋,是我最爱的一顶。最后一次见到那只帽子时,我正在吃生煎包,一低头帽檐就沾在碟子上,不得不拿下放在一边。后来转身对着后面的镜子补了补口红,帽子就没有再拿起来过。吃完午餐,我们急急地往书店里去……我几乎可以确定,帽子丢在那家餐厅里了。回忆到这里,我立刻清醒了,内心一片凄凉,慢慢从床上坐起来。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去客厅沙发上翻了翻那堆等待解压缩的行李,结果,还是没有。好了。真的丢了。这种丢东西的感觉冰凉凉的,我太熟悉了。慢慢镇定下来,脑子里又止不住得开始想:现在去百度一下那家餐厅的电话?也许他们帮我收起来了?要是不在餐厅会是在书店吗?这么想着的时候,头又开始痛起来。我推开书房的门,想去阳台上透口气。门一推开,就看见那顶帽子好好地挂在衣帽架上。是的,他跟在我后面收的,他回来挂上的。

    我还回想到他才搬过来的第一个礼拜,有一天我起床进洗漱间,他在外面说,你牙刷的电昨天充了。我简直不敢相信,拿着牙刷开一下开关,“吱”,再关上。再开开,“吱”,再关上。真的有电了!顾不上刷牙就冲到外面抱住他,你怎么想起来要给牙刷充电的?你怎么那么可爱?他不知道,每次电动牙刷的电没了,我起码都要挣扎三天才能顺利把电充上,那三天每次拿起没有电的电动牙刷都思绪万千,然后默默地把它当普通牙刷用。每次开始刷的时候都信誓旦旦说刷完一定要记得去充电啊,而等到刷完牙再洗完脸,思绪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,完全忘记。像这样牙刷刚报警说没电,第二天拿起来电就已经满了的情况还是第一次!

    后来,我们还甚至一起经历过人生的第一次台风,17级,叫“莫兰蒂”。那一天正好是中秋节,厦门有博饼(赌博)的习俗,他白天在公司参加人生中的第一次博饼。新手的运气总是比较好,他一口气博回来养生炉、过滤壶、杯子、锅、洗发水等等,装满了整个后备箱。下班的时候高兴地喊我去停车场一起搬东西回家,那一刻,我们有点像过年前抱着一堆年货的小夫妻,乐呵呵地抱着一堆日用品跑上六楼也不嫌累。虽然微信上一再有各种消息提醒我们注意“莫兰蒂”要来了,但是他还是吃完晚饭就上床睡了。我多少还有一点警觉,想着台风来了肯定会下雨,还是把门窗都关好吧。

    凌晨两点,台风咆哮,大楼晃荡。微信里全是各种可怕的消息:阳台被吹飞啦!大楼都在抖!风裹着雨一次次重重地砸过来,感觉家里所有玻璃都会分分钟碎掉。(事实上,天亮后,每条道路上都布满了玻璃碎渣。)我紧紧地抱着他,问:“我们会这样死在厦门吗?”他一遍又一遍地摸着我的头,说:“没事没事,一会儿就停了,不会死的。”而当我的脚碰到了他的脚,发现早就一片冰凉。不禁偷偷想笑:你,也很害怕吧?毕竟,他也和我一样,都是这个城市里第一次经历台风的异乡人。

    一个小时过去了,我们终于决定从床上爬起来。两个人猫着腰在房子里走一圈,发现虽然外面的风雨一直夹着拍打碎玻璃的声音,但是我们所有的窗户和门都还是好好的,他又抱抱我:幸好你关好了门窗啊!但是没有电了,我去厨房查了一下水,发现水也停了,不禁埋怨他:你看你吃完就睡,碗都没洗,现在没有水洗了。他抱抱我:这时候就不要怪我了好吗?

    可能是害怕也很消耗热量,我们俩都饿了。他抹黑去茶几底下摸零食吃。我心里一惊,心想惨了。我,我早上把家里的零食全都带到公司博饼去了,输个精光,只剩一颗棒棒糖。我满脸谄媚地对他笑着说:嘿嘿,别找了,都被我输了。他愣在那里,痴痴地看着我,眼睛里满是“什么叫输了”的疑问。我赶紧过去也抱抱他:这时候就不要怪我了好吗?

    我想起来家里还有一个“保险箱”(一个隐蔽的旧木盒子),去摸到了打火机和两截短蜡烛点了起来。一支放在客厅,一支放在卧室。窗外的风继续咆哮,但是屋子里已经因为烛光变得温暖舒适了。睡是不可能再睡得着了,窗外的风没有半点要停的意思,隔着黑乎乎的玻璃还是能听得到它张牙舞爪的样子。没电了也不敢玩手机,怕需要用电话的时候手机没电。做点什么好呢?我们俩同时把眼睛转向了电视柜的第一层,那有我们的游戏玩具盒。“啊!我们玩游戏吧!”我心情立刻好了起来,雀跃着去把盒子拿来,打量着里面的各种玩具,挑出一小盒乐高,“哈哈,你还记得这是你送给我的第一样礼物吗?这么小要一百多,我当时心想你还真是大方啊!”

    他和我刚认识的第一个周末就和我说:“我去你家做饭给你吃吧!”我心想90后真是勇猛啊,才认识三天就要去女孩子家了啊。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这只90后是真爱吃,他说去家里做饭,就真的是想在一个有厨房的地方做饭……可那时候每周末我都要去歌德学院学德语,就问他知不知道有户外玩耍的地方,我想上完课后在外面玩。他说:那我们去后海滑冰吧!嗯?!滑冰?虽然那时候我已经在北京生活快五年了,但是我从来没有去后海滑过冰。当然也就从来不知道,原来滑冰这么好玩。我们到的时候已经三点多了,刚玩一会儿,落日余晖就慢慢打在我们身上。那整个下午,都是暖暖的,金色的,闪着光的。两个人穿着黑色的厚冬衣,坐在简陋的滑冰凳子上,推来推去,滑来滑去,脸上红红的,身体热热的,忍不住就拍起照来,忍不住就要大笑起来。嗯,滑冰,这是他带我玩的第一个游戏。

    大概是因为第一次约会太开心了,之后我们连续约会了十天。其中有一天我们吃完颐堤港的渝乡人家,他在Page One书店里买了一个微型乐高送给我,没错,就是那盒乐高,又是一种游戏。拼好了是只有食指那么长的一只小小的吉他。我拿着那个礼物,回想着上一次玩乐高是什么时候,想了很久想不起来,应该是我这辈子都没有玩过乐高。而这个因为颗粒够小,拼出来需要更专注更有耐心,他每天都来问:拼得怎么样啦?在他问到第四次的时候,我终于拆开了塑胶袋子,耐着性子拼了起来。最后拼起来那天,他已经获准来我家了。我们俩在沙发上脑袋碰脑袋地拼了好半天,那一堆细细碎碎的零件竟然真的变成了一个精美的吉他。我高兴地拿着吉他当纸飞机,biubiubiu地飞来飞去,这个吉他真是太好看了!闪着光泽!他突然把我的手截下来,一把握住,问:当我女朋友好吗?

    当时我已经和北京的公司提了离职,一个月后就要离开北京去厦门工作了。尽管在认识他那天这一切就已经注定了,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和他约会约这么久。现在剧情简直是一丝不苟地按剧本走的,认识、约会、表白。好了,现在他表白了,我怎么接?答应他,我们隔天就要成为相隔2000公里的异地恋,不答应,我这个月是在耍他玩吗?我只好也拉住他的手,一五一十跟他讲实话:我就要去厦门了。但是我也挺喜欢你的。和你在一起很开心。你觉得我们俩能异地恋吗?要是能我们就异地恋吧。我没有说出第二种可能,因为我不想让他那么选。等我们聊到这里的时候,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了。灯光暗,气氛佳,我们都处在一种迷离的蒙的状态中,可能是我的说法迷惑了他,让他觉得2000公里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,他简直是稀里糊涂地就接了一句:嗯,我觉得也没关系啊,反正现在我很喜欢你,我们试试嘛。然后他就抱着我睡着了,是真睡着了。可能是脑容量有限,毕竟那晚他了解了我的一生(以及我朋友们的),和已知的一些将来。我们就这样相拥着双双睡去,纯洁地度过了我们确定相恋的第一天。

    无论我们多么想视而不见即将来临的分别,分别的日子还是会到。我们特别平静,平静得特别故意,他说你走我不送你,等你回来我去接你。我就风风火火一个人带着九箱行李去了一个全新的城市,带着在北京摸爬滚打学会的生存技能,很快就在厦门安好了家。等到漫天的灰尘落到地上,我开始在新的住处迎着光亮醒来,独自上班吃饭下班,我才真切地想念起他来,深夜里和他一边视频一边在心里落泪。不知道他有没有和我一样,有过一个瞬间觉得我们的关系岌岌可危,千里姻缘一丝牵,随便什么风吹浪动都会从此天涯两端。不对,已经天涯两端了。

    直到有一天,他开始给我陆陆续续寄各种游戏玩具。最开始还是乐高,小丸子,小黄人,变形金刚,蜡笔小新。然后是叠叠乐,七巧板,五子棋……每隔一段时间就寄一个过来。有时候他说,“你要是有空余的时间,你就一边玩玩这些,一边想一想我。”有时候他又说,“这个东西先收好,等我来了陪你一起玩。”每次收到他寄来的东西,我都数一数时间,每到两个月,我就回北京一次,他就像他说的那样,每次都去机场接我。只是我走的时候,他从来不送我去机场。这样坚持了快一年,他去和公司辞职,说他要来厦门。公司不让他辞职,但是给了他每周来一次厦门出差的机会,于是我们反了过来,变成每周我去机场接他,却也从来不敢送他去机场,怕真的,送走他。那些各式各样的玩具就这样,慢慢攒满了一整盒,变成了信物。

    现在,这个台风呼啸停电停水不敢睡的夜晚,我们俩不约而同地想起它们。其实,相隔两地的一年多里,除了乐高,我基本上没有碰过其它玩具。因为当我们短暂碰面时,根本想不起它们。这一刻,我们第一次玩起了叠叠乐,一人一块把小木块堆起来,再慢慢抽出来算积分……我们第一次玩起了五子棋,实力相当,当然我耍赖的本事更大一点……我们第一次撒开了火柴棒,一把棒子撒开,每根棒子都有分,谁抽棒子的时候动了别的棒子就输了……就这样玩到凌晨六点。风声渐渐平息了,我们也累了,双双再回床上。他抱着我的头,我把腿架在他身上,沉沉地睡去了。

    不管台风停没停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只是庆幸,我们是,两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