愿你有梦为马,永远是少年
永不言弃的榜样 李桢航 首部随笔集,31个青春故事,31场告别与重逢,31种颜色的人生。写给每一个在过去拼了命成长,在现在努力认真生活,对未来有无限期许的你。即使前半生沉到谷底,余生也要对得起的自己。
  • 作者:李桢航
  • 定价:39.80
  • ISBN:978721308321
  • 出版时间:2017年10月
  • 字数: 10.6万装帧: 平装印次: 1开本: 16
  • 编辑推荐

    《愿你有梦为马,永远是少年》是励志榜样李桢航的首部作品集,是一本将成长渗透的奇书。

    对待人生,不要那么沮丧。在这个世界一定有人和你一样经历过生活的疼痛,但同样也有人在变得更好。

    无论你18岁,20岁,30岁,或者40岁,就算前半生沉到谷底,余生也要对得起自己。

    31个青春故事,31场重逢与告别,31种颜色的人生。


  • 内容简介

    永不言弃的榜样李桢航首部作品集,记录自出生到现在的所有人生事迹。

    31个青春故事,31场告别与重逢,31种颜色的人生

    写给每一个在过去拼了命成长,在现在努力认真生活,对未来有无限期许的你。

    全书分三个部分,从少时的成长,到成年后磨炼,再到现在为了梦想永不妥协。

    成长:一路长大,我喜欢每天崭新的自己。

    磨炼:能力大了,就能压倒那些不好的事情。

    梦想:永不妥协。


  • 作者简介

    原创音乐唱作人,航乐队主唱,演员,潮牌航器银饰创始人,航器Cafe创始人。 2012年参加《非常完美》走红。现微博粉丝124万+。

    做过矿石化验师、矿工、卡车司机、纹身师、DJ、私人教练、调酒师,酒吧歌手,拳击手等多种工作。

    曾服役野战部队,在沙漠戈壁滩生活两年。

    现居北京。


  • 内文详情

   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

    如果你愿意付出应有的努力,你总能过上你想要过的生活,成为你想成为的人。这不是夸夸其谈,也不是心灵鸡汤,而是越过大山大海、穿过人山人海之后的一点感悟。尽管这点感悟像是老生常谈。

    前面说过,我去当兵的原因之一就是我想去北京,而母亲觉得我不谙世事,缺乏磨炼。那么如今我历经两年部队生活,翅膀也算硬了吧。于是我再次跟母亲说:“我要去北京。”

    母亲听完,拉着脸说:“北京北京,你怎么就是念念不忘呢?”

    我说:“那里有我的梦想啊!”

   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梦想是什么。我想当歌手吗?似乎不是。我想当画家吗?好像也不是。但我冥冥中觉得,只要去了北京,我离梦想就会更近一步。


    北京是中国的文化中心,文化氛围非常浓厚,在那里我可以去音乐会现场听歌,可以去画展中心欣赏各种各样的画作。听说三里屯有很多酒吧,后海那边也不少,我可以一边啜着精心调制的鸡尾酒,一边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看演出。

    也听说北京有许多小剧场,小品、相声、话剧、舞台剧,凡所应有,无所不有。还听说一些独立书店布置得很有特色,可以看到古今中外很多好书,可以喝到现磨的咖啡,还可以听到著名作家的讲座。

    我想,我一定要跟搞艺术的人一起生活!我们头顶同一片天,脚踩同一片地,我们一起喝酒,一起睡马路。我们不顾世俗的眼光,任性地蓄起长发,然后拿起吉他,在街头自由弹唱。我们对着路人说,来吧,疯狂起来吧!

    可能很多人来北京是为了赚更多的钱,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,而我更想在北京找到灵魂的存在感。虽然东北是生我养我的地方,但我一直感觉我跟那里是同床异梦,我不属于那里。

    最后母亲看我如此坚定,便稍微松了口,答应考虑一下。

    我继续做她的工作,我说:“妈,您一定听过破茧成蝶的故事。”

    母亲听完,乐呵呵地说:“你不就是想告诉我你必须得经历一番磨难才能展翅高飞吗?”

    我笑着说:“妈,您听过大狮子和小狮子的故事吗?”

    母亲有些不屑地说:“这不就是小学生课本上的东西吗,谁还没听过!你是不是想说我只有放手,你才能增长本领?”

    我说:“那么大树的故事呢?”

    母亲说:“这倒没听说过。”

    我说:“那当然,这是我的原创,我还没说,您怎么会知道。”

    母亲翻了个白眼。

    我说:“这大树下面啊,如果长着一棵小树,那么小树是永远长不大的。看起来大树为小树遮风挡雨,其实对它并没有多少好处。”

    母亲说:“这不一个道理嘛,我都懂。”

    我说:“妈,道理您都懂,就是过不了心里的坎,对吗?别担心,我都这么大了,出不了事。我们每天都通一个电话不就好了,放心吧!”

    母亲叹了一口气说:“看你那心急火燎的样儿!我可跟你说,要是不行的话,赶紧回来。”


    毫无疑问,我来北京是非常激动的,这感觉就好比去见一个喜欢的姑娘。当火车开入北京,广播里面播报起关于北京的介绍时,我的心跳到了嗓子眼。我好想大声地呼喊,然后在车厢里奔跑、跳跃,跟每一个人说我终于来北京了!

    我忍着这种情绪,静静地坐在那里听着广播,生怕错过了关于北京的一点一滴。没多久,车厢里来了一个卖东西的列车员。他是北京人,操着一口北京方言,我上前跟他闲聊,还拿腔拿调地学习北京话。

    其实想想挺对不起他的,因为他和我边聊边推销东西,我也不好置之不理,就顺势和他讨价还价。他说二十块钱,我说十五吧,他说最起码要十八,我说十六顶多了。他皱眉挤眼,一副忍痛割爱的样子,说,那就十六吧。我说,我不买。

    下了火车之后,我走到地铁站,发现地铁的通道里竟然真的有流浪歌手自弹自唱。他留着小胡须,头发不长不短,眼神有些迷离。他唱的是崔健的《花房姑娘》。时而有人停下脚步,但大多数人匆匆而过,吉他套上的钱只有寥寥几元。

    出了地铁,我第一站去了向往已久的天安门广场。很多摇滚歌手都在那里拍过照,我也模仿他们,便花五块钱照了一张即刻就能洗出来的照片。

    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欣喜,冲着天安门大喊一声:“我来了!北京!”喊完之后,一个武警大哥目不斜视地盯着我,我急忙走了。

    来北京的时候是秋天,天气有些凉,我穿着一件短袖,外面套了一件薄款的皮夹克。我背着包拎着行李箱,看着长安街的车水马龙以及街道两旁的高楼大厦。

    我第一次感觉自己原来是那么渺小,小到即便突然消失了,也不会有人发现。世界还是这个世界,地球照样围着太阳转。


    我来到南锣鼓巷,领略了北京胡同的魅力。我也去了王府井,见识了商业街的繁华。直到太阳西沉,夜幕降临,我才发现逛了这么久还没找到栖身之处。

    于是,我找个旅馆先住了下来,次日开始去租房子。我这个人喜欢快刀斩乱麻,怕麻烦,而找房子本身就是要货比三家的事情。我受不了,便直接在某小区租了一个次卧,每月六百块钱。

    有了暂时的安身之所,下一步就是找工作了。我买了最新的报纸,从上面寻找着各种招聘信息。

    每天我就拿着报纸坐着公交车,去各个地方面试,日出的时候出发,日落的时候回家。我面试过很多职位,其中台球教练、剧组演员让我印象深刻。

    台球教练的招聘要求是“会打台球”,而我初中曾一度迷恋台球,我觉得打台球的样子很帅,一杆进洞的样子更帅。

    面试地点是一家台球休闲中心,我到了之后,老板问:“会打台球吗?”我说:“当然会了。”他指着一个女孩说:“你跟她试试。”

    那女孩上面穿着露肚脐的衣服,下面穿着小短裙,看上去不着边际。让我跟她试试,这不是打我脸吗?

    我拿起球杆,说:“你先来。”

    她摆摆手说:“还是你先吧。”

    我往手上抹了点滑石粉,然后弯下腰,架起球杆,仔细地瞄准。我秉着“进不进,使大劲”的原则,铆足力气全力出击,想来个满地开花。可很遗憾,我滑杆了。出于对我的尊重,美女没有笑,可我还是羞红了脸。


    第二次我改变了策略,轻轻地柔柔地稍微一使劲,结果很不给面子,又滑杆了。这次美女哈哈大笑起来,我一脸尴尬。

    老板从我手中拿回球杆,说:“你要是给人家当教练,人家还不得天天投诉啊!”

    后来我明白了两个道理。第一个道理是中国文化博大精深,所谓“会打台球”中的“会”字,并不是指有这个能力,而是要十分精通。第二个道理是做人要谦虚,在台球助教面前千万不要说会打台球,就像去了酒吧别说自己能喝一样。

    另一个面试是剧组演员。剧组拍的什么戏我已经忘了,这个戏后来有没有播出我也不知道,但我清楚地记得那天面试的情景。

    我到了剧组,把报纸塞进口袋,到群头那里报到。群头问我面试哪个角色,我说完之后他就对我怒目而视,接着骂了起来。他说:“你长这么帅面试个屁啊面试,不用面试就知道不行,谁让你长这么帅!”

    我心里纳闷,虽然我也不靠脸吃饭,但这张脸也不至于让我没有饭吃啊!群头说:“你看看招聘信息。”我拿出报纸。群头说:“你看看要求。”我打开报纸,要求赫然出现在眼前,“长相丑陋,气质猥琐”。我看了看群头,说:“这样的话我还真不适合。”

    我正打算走,群头突然把我叫住,说我倒可以演一个小白脸。于是他把我带到了副导演那里,副导演上下打量着我,幽幽地问:“演过戏吗?”

    我说:“我自拍过。”

    副导演说:“长得还不错,试试戏吧。”

    我以为要跟女演员试戏,没想到副导演亲自上阵。演了几场下来,副导演说我表演生硬,还说好演员得浑身是戏。我说,我懂了。

    只见我浑身都充满了戏,一点也没闲着。我龇牙咧嘴,大腿抖动着,胳膊甩来甩去。我说,怎么样,浑身上下都在演戏。说完我还扭了扭屁股。副导演一脸无奈,把我赶走了。


    我一连面试了好几天,可惜都是铩羽而归,一无所获。眼看着钱越来越少,只有支出没有进账,我开始有些焦虑。我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总不能当作来北京旅游,转一圈没钱了就回家吧。

    有一天我看报纸的时候,一条新闻迅速吸引了我。新闻说,一个北漂来北京找工作,交了两千块钱押金,结果被骗了。找女朋友倒是很顺利,可最后发现人家原来是个酒托。

    看完之后,我引以为戒,并得出了结论:自己初来乍到,人生地不熟,很容易被骗。既然如此,那我就转换个思路,干脆找中介公司帮我找工作吧。虽然会有点中介费,但至少靠谱啊。说干就干,我开始记下报纸上中介公司的电话。

    电话打通后,我急不可待地问对方有没有好的工作可以介绍,对方说:“见面聊吧。”

    我按照地址来到一座办公楼,接待我的是一个烫着卷发的阿姨。她涂了眼影,抹了口红,虽然穿得很年轻,但脸上的褶皱早已出卖了她。

    阿姨问我:“小伙子,你想做什么啊?”

    我说:“我想做调酒师。”

    阿姨问:“什么师?”

    我重复一遍:“调酒师。”

    阿姨说:“我听过设计师、造型师、工程师,啥是调酒师啊?”

    我有点无语,心想连这都不知道你当什么中介啊,这不是逗我玩吗?

    我打着手势提高嗓门说:“调酒,就是酒,在酒吧调酒。”

    阿姨捂着耳朵说:“我又不聋!酒吧你就直接说酒吧不得了,还说什么调酒师。”

    我笑而不语。

    阿姨说:“看你形象挺不错的,去酒吧工作正好。先交点押金吧。”

    我说:“最好能包住宿,房租挺贵的。”

    阿姨说:“没问题,你有什么要求我都能满足你。先交点押金吧。”

    我说:“能管饭那再好不过。”

    阿姨说:“我帮你找,你还信不过我吗!先交点押金吧。”

    阿姨三句话不离“押金”,这让我想起报纸上的那条新闻。我心中充满了警惕,不过事已至此,我也没有更好的选择。如果真像阿姨说的能帮我找到包吃包住的工作,那交点押金我也能接受。

    阿姨见我犹豫不决,便说:“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喽!”

    我听完有些着急,说:“阿姨,我知道你在骗我钱,但我刚来北京无亲无故,谁也不认识,我愿意让你骗,但是你得给我介绍个好工作。”

    阿姨有些不高兴地说:“你怎么能说我骗你呢?”

    我说:“你就是骗,我还不知道吗,报纸上都写着呢。我也说了我愿意让你骗,不过你也别都骗走了,给我留点儿。”

    阿姨不再纠结骗不骗的问题,开始满心欢喜地收钱。我打开北京地图,指着我住的小区说:“我就住在这儿,你给我在附近找工作。”

    阿姨说:“你不是找包住的吗,还管这些干吗啊?”

    说完,阿姨让我坐在椅子上休息一下,她拿着地图坐在电脑前比对着。没等我屁股坐热,她便给我推荐了一些酒吧。


    我问:“是调酒师吗?”

    阿姨说:“调酒不调酒我不知道,反正是酒吧。”

    酒吧在三里屯,我去的时候是白天,因此酒吧看上去和别处并无不同,甚至还要冷清一些。我刚进门,看到吧台坐着几个美女,店长站在一旁正和她们打情骂俏。我东瞧瞧,西瞅瞅,装作没看见的样子。

    我告诉店长我是中介公司介绍来的,店长问我想干什么,我说做调酒师。店长拿出几瓶酒和一个酒杯,要试试我的水平。

    我很尴尬地说:“我目前还不会。”

    店长一听就乐了,说:“你以为调酒就是几种酒随便兑着玩儿吗?”

    我说:“那怎样才能做调酒师?”

    店长说:“你得交学费去学。”

    我说:“那我现在没有钱。”

    店长说:“你先做吧员吧,一天管一顿饭,包住宿。”

    就这样,我找到了来北京的第一份工作。虽说工资待遇不尽如人意,但怎么说也算有了着落,不至于让我风餐露宿。


    人们经常强调第一份工作的重要性,似乎一步踏错终生错一样,我对此不敢苟同。“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”, 我觉得无论做什么工作,我们都会遇到不同的人,经历不同的事儿,都可以收获到很多意想不到的东西。

    我也相信,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